2009-09-03

胭脂沾染了灰

    民政局人潮汹涌,有人面若桃花,有人貌似黑桃Q
  
  我又恢复了自由的单身生活……当然,你要非说这是让人给踹了我也不和你犟。
  
  以踩跑车的力度让0.8的发动机发出8.0的轰鸣
  
  我,每次出场都近似一个没文化的智障,永远在表现完了以后才发觉刚刚的表现欠缺深度。
  
  我只看见了一个妖精!把我后半生的饭票睡了。
  
  我奉献给一个男人一段永恒的青春,那个男人留给我一个永远随他姓的儿子。
  
  每一天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那些意外有时会促成一段姻缘、让你发现一个秘密、感悟到生命的真谛、或者送给未来的你一段或喜或悲的回忆……但如果生活每天都跟今天一样,我宁愿现在就去死。
  
  我曾经有个很浪漫的计划,就是在自己每一年生日那天都和老公拍一张甜蜜的全身照,在照片背面记下那一年的生日愿望,等老了以后会有很长一段温暖的回忆。这个计划讲给闺蜜听的时候,她显得无比激动,她说:"太有才了你!我也要拍生日照!把每一年陪我过生日的BF名字写在背面,这样等老了就不会想不起来当时跟谁在一起了。"
  
  她说她找不到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只能不停的找。我本来以为自己找到了……后来发觉自己寿命太长。
  
  我跟他这辈子只有三种可能,就是――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我是卖国了还是卖淫了至于你拿这种眼神来看我?!
  
  有时候,你并不需要被人同情,你只是在受伤的时候需要有个人陪。女人注定是天敌,在没有感情和利益冲突的前提下,就是姐妹,有了,就是冤家――让你的冤家对你了如指掌是非常傻B的行为。更何况,哪个女人也不愿意把自己最狼狈的一面展现在姐妹面前,因为那随时可能成为姐妹们在各自男人面前显示自己更有魅力的无聊话题。
  
  你肩膀上面扛个脑袋是用来点缀的么?
这也挺像一家人的嘛!你还真是百搭……
  
  你说都是男人,都生了张好脸,怎么做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呢?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染身;另一个成天趴在墙头等红杏……
  
  虽然你每次出场都喷古龙水,但我总是能从你身上隐约闻到一股禽兽味儿。
  
  幸福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骗子,每个人都想找到它,却只能得到它的复制品,等赝品被验明正身,才发现所有的"幸福"只是个太美好的幻觉。
  
  有些事虽然已经尘埃落定,有些情绪却反复无常无处超度。而世间的夏天,依然是每一个去年的模样――晴转多云,有时雨。
  
  我是个六根不净的人,总觉得自己是个系着红绳的人参娃娃,拿到哪都能卖个好价,却因为埋的太浅,变不成人参,最终,长成为了上桌快而不洗泥的萝卜。
  ――现在还是个被人啃了一口又丢掉的萝卜。
  
  哪天有空咱俩去算命吧,也不知道我五行里缺什么,怎么就跟你处不好呢?"
  "不用算了,你五行缺德,是个人都跟你处不了。"
  
  如果上天肯赐给我一种超能力,我希望可以把他从听筒里薅出来砸成肉馅再塞回去。
  
  她是狮子王啊,还撒尿画地盘的?
  
  你千万别惹我,否则不是你死,就是你亡!
  
  有人低调是因为天生就是那样的人。
  有人低调是因为尝尽了世间浮华。
  有人低调是因为兜里没子儿。
  
  没什么,夸她有才呢!太有才了!上辈子是裁缝吧!
  
  是不是当三上瘾了不习惯做正?
  
  面子是别人给的,脸得自己挣。不要把我对你的容忍当成你不要脸的资本
  
  在这个世界上,被不通人性的狗咬了确实很麻烦,不过被通了狗性的人咬了会更麻烦。
  我在想我一定是个罪人,所以才不可以天天快乐。而郁闷就像大腿上崭新的那个包,永远让你瞅着,却无能为力。